Andy's BLOG

格理悟道,大道至簡

Linux解压/压缩的大集合

此文章将介绍 如何在Linux命令行下,压缩,解压,打包一个或多个文件

打包

  • .tar

假设有一个文件(夹)foo,要打包为archive.tar

tar cf archive.tar foo

假设有多个文件(夹)foo和bar ,要打包为archive.tar

tar cf archive.tar foo bar

压缩

.tar.gz

假设有文件(夹)foo和bar,要压缩archive.tar.gz

tar cfz archive.tar.gz foo bar
  • .tar.xz

假设有文件(夹)foo和bar,要压缩为archive.tar.xz1

tar cfz archive.tar.xz foo bar
  • .zip

假设有文件foo和bar,要压缩为archive.zip (!!注意,不适用于文件夹!!)

zip archive.zip foo bar

假设有文件夹foo和bar,要压缩为archive.zip

zip -r archive.zip foo bar
  • .7z

假设有文件(夹)foo和bar,要压缩为archive.7z

7z a archive.7z foo bar

解压

  • .tar.*

解压/解包.tar.*文件,假设为archive.tar.gz

tar xf archive.tar.gz
  • .7z

解压.7z文件,假设为archive.7z

7z e archive.7z
  • .zip

解压.zip文件,假设为archive.zip

unzip archive.zip

今日Apple

苹果公司在中国的名气大到你在街上随便找个人问一问都知道。但是在2007年之前,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天。

从当初的 iPhone ,到后来的 iPad , Macbook , Apple Watch每一款都彰显着苹果公司的科技实力。我的同学当中有很多人都在使用着 iPhone 手机,每次出新的系列时他们都会聚在一起讨论并下单购买。我估计他们家里有矿吧,我只买得起小米手机{电脑也只有惠普和戴尔可以选择}。

近几年,Apple 公司不断“放大招”,推出了一款又一款的新产品。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 Tim 在发布会上一如既往的用诸如“the most advanced”之类的词汇形容 iPhone 的时候,就算他说得再斩钉截铁,我感受到却是这些词汇背后的乏力。Apple,好像在为那些不了解中国手机制造商的老外用户们努力地挖着一口井,然后把大家送到井里,像井底之蛙一样教育大家继续追捧 Apple 的“创新”。

也许这些用户们并不知道,OnePlus 在印度、芬兰等国的高端手机里销量排名第一;小米已经在印度、中国市场销售量数一数二;OPPO 和 vivo 不仅是销量,最近的 Find X 和 NEX的创新魄力更是让人刮目相看。

我也想说,还在评论 iPhone 全面屏的人们该多看看 Find X,说 iOS 是唯一好用系统的至少该试试 MIUI{MacOS也不及Ubuntu的美观和简洁};赞叹 iPhone Xs Max 大的估计没听过三星,华为,小米,后者还有更大的;赞赏 iPhone 双摄像头的估计也不知道华为 P20 Pro 已经是三个摄像头了;听到双卡双待喊 wow 的人估计不知道这事在中国已经标配很多年了,完全是“华强北”技术。

Tim {库克}来中国来得多了,把 Apple 的发布会搞得仿佛越来越中国特色,对于硅谷的文化反而丢的一干二净:只说自己好的,比不上别人的要么不说要么字正腔圆。我实在不明白,一再强调自己出了一个史上最大的 iPhone 有那么值得骄傲么,为啥不说占屏比呢?更想不明白一定要讲新的 iPhone 电池比 iPhone X 多用30分钟有多大意义(你可以说下是不是支持快速充电啊)。

我相信,Apple 依然很强,理所当然仍然是全球最能代表科技创新的公司之一,无可替代。因为它有它的芯片,有它能测心电图的手表,有 Macbook,有 iPad,最重要的是有建立在 iOS/MacOS 上强大的封闭生态系统,中国公司在这方面还只是小学生。但 iPhone 已然不再是皇冠上最灿烂的那颗明珠。iPhone,变成了一个 Optional(选择项)。

就像当初乔布斯战胜“巨龙”{IBM}一样,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apple身上也会长出羽毛,也会有勇士再次崛起。

iPhone ,早已不是以前的“高端产品”。

核聚变的誓师

今天是我即将中考的百日誓师的到来,所以我觉得写写不正常的文章。

实现可控核聚变一直是人类的梦想,有许多人认为,可控核聚变也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代表性技术。不过按照现有的技术途径,核聚变所需要的反应条件极为苛刻,那就是必须在高温高压的环境下才能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被统称为“热核聚变”。包括被人们寄予厚望的、在强磁场约束中实现核聚变的托卡马克技术,也属于热核聚变的范畴。可惜的是,虽然各个国家在热核聚变上,投入了巨大的财力和人力,并建设了庞大且昂贵的设备,但一方面,产生核聚变所需的条件过于苛刻,另一方面,核聚变所产生的高温又实在太生猛了,所以迄今为止,还是没有取得建设性的突破。

于是有些人便决定另辟蹊径降低难度,这便是与热核聚变相对应的“冷核聚变”。冷核聚变,顾名思义,指的就是可以在室温环境中实现的核聚变,这样一来,至少就不用费劲创造什么高温高压了,当然了要想在室温环境下产生核聚变,还是需要在某些特殊状态下才能实现,所以科学家要寻找的,就是这样的特殊状态。毫无疑问,要是谁实现了具有商业价值的冷核聚变,财富、地位、荣誉、诺贝尔奖什么的自然不用提,这哥们必将被载入史册,因为这样一来,全人类的能源问题就会瞬间宣告解决。

那么,阁下便明白了,核聚变的可控性对人类的意义大于我们氢弹的不可控,毕竟人也要吃饭。

冷核聚变目前的前景很迷茫,所以大部分人还是寄希望于热核聚变,实际上,只要可以让聚变反应降速,那都是成功的,何必不二者合一?当然啦,这只是个想法。

我曾经有个非常接近于现实的想法,{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既然可以用一个小球发生核聚变{外国DIY大佬},那么为什么不用大量的立体或平面六边形来聚变?在每一个单位范围中进行聚变,其热量用末端导热管传向水库,再而推动蒸汽发电机。

一旦不可控迹象产生,则使用大量微观粒子束,激光,打击穿透它的聚变地区以此終止反應,當然降溫也需要。

C++與Linux的日記

開始了,我在上課的時候看著《C++ Primer Plus》,奇怪的是,之前在學校看不懂的指針,如今一下子就理解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無聊了

在學習中我發現,C++的設計者在努力的使C++有擴展性,雖然它要自己造輪子,但是只要有時間和精力,C/C++的確可以做所有的事情,無與倫比!

在Linux中的gcc編輯說實話,很帥!但是真的效率很低,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